歡迎您訪問濟甯醫學院附屬醫院兖州院區!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媒體醫院 > 媒體醫院 >

【齊魯晚報】濟醫附院兖州院區,這四對“夫妻檔”的“醫路”曆程讓人敬佩

發布時間:2019-08-19 11:35 來源:濟甯醫學院附屬醫院兖州院區 浏覽: 次

工作時是同事,回到家是夫妻,他們之間近在咫尺,卻因分工不同難得相聚,即便周末能坐下來聊聊,話題也都圍繞着醫院和患者。他們把青春、把愛情,把家庭、把人生,全都奉獻給了醫院。他們說,有愛人的地方,就是家,他們也一直把醫院當成了家。工作中相互扶持,生活中相互體諒,為同一個夢想,同一個事業而努力工作着。在“中國醫師節”到來之際,讓我們走近他們,一起聆聽他們之間“最浪漫的事”。

白淑坤和黃永芝——

因工作相識,至今堅守臨床一線

在濟醫附院兖州院區,有不少醫生夫妻檔67歲的胸泌尿外科副主任醫師白淑坤,和68歲的中醫科副主任醫師黃永芝就是其中一對。他們倆在醫院相識相知,共同成長,一起變老。如今,老兩口依然堅持在一線工作。黃永芝每周坐診5天,白淑坤一周出診一天,病房查房4天。對于他們來說,能讓更多的患者康複,是他們共同的心願。

堅持每周坐診

和患者交朋友

60歲那年,胸泌尿外科副主任醫師白淑坤退休後返聘在科室出診,帶教年輕醫生,指導疑難手術,一直堅持到今天。

每周一是白淑坤出門診的日子,診室外已有不少患者等待。對待每一位前來就診的患者,白淑坤的臉上總是挂着和藹可親的笑容,并耐心細緻地解答每一位患者的疑問。“當醫生其實也是交朋友,你的病友越來越多,他們越來越信任你,這是一種成就感,也是醫生最大的幸福。”如今67歲的白淑坤耳聰目明,思維敏捷。他表示,退休後在臨床一線工作的這些年,雖然年齡越來越大,但一直精神充實,腦力靈活,不但可以為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也是對抗衰老的最好方法。

與白淑坤相比,68歲的黃永芝走路步伐穩健,說起話來語氣溫和,身子骨十分硬朗。在中醫科工作了42年,黃永芝對于消化道、内分泌、呼吸道以及婦科疾病都非常熟悉,她特别善于與人溝通,能按照病情給患者最精準的診療。我小時候在農村長大,能理解農村患者的想法,治病花錢能省一點是一點。黃永芝說,治病救人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對得起患者的信任。而善用便宜、管用、小藥的習慣,她也一直延續至今。

42年來,醫院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對于我們而言,甚至比家人還要熟悉。要是不讓我坐診看病了,我真舍不得。黃永芝說,自己最喜歡的就是給人看病,隻要把患者治好,她就很開心很幸福,心情就好。

42年的夫妻檔

相互扶持、琴瑟和鳴

有時候白淑坤和老伴兒黃永芝聊天,也會談談退休的事兒,“你都68歲了,打算什麼時候退休啊?而黃永芝則說:你要上班,我就陪着你。

工作42年,也是老兩口相識42年。我們是在同一年來到醫院的,我來醫院進修,他正好在醫院實習,經人介紹便認識了。黃永芝說,兩個人都做醫務工作,很快就熟悉起來。1978年臘月結了婚,住進了醫院宿舍。一轉眼已經是40多年過去,他們也從小年輕變成了老兩口。

工作中相識,生活中扶持。“他在外科工作,一做起手術來經常錯過吃晚飯,以前在老院區也方便,我基本上都是晚上做好飯給他送去,等着他一起下班回家。”黃永芝說,趕上白淑坤不上班休息的日子,他就會把家裡收拾利落,做一頓可口的飯菜等自己下班。“結婚這麼多年,這個‘小家’談不上誰付出得多與少,無論誰有空在家,就多做點家務事。”白淑坤說。

“長時間耳濡目染,兒子也當了醫生,像我們當年一樣,白班、夜班、加班連軸轉。”黃永芝說,孩子大了,自己和老伴兒也退休了,忙忙碌碌大半輩子卻一點不願閑着,退休被返聘回院裡工作,自己和老伴兒别提多開心了。

即将迎來“金婚”,回顧兩個人這些年的工作和生活經曆,他們都覺得特别滿足。他們一起經曆風華正茂,一起走到白頭,但兩個人對生活與工作的熱愛,從來沒有改變。

黃瑞鵬和張敏——

同為科主任,肩上多了份責任與擔當

從同窗到同事,濟醫附院兖州院區婦科主任張敏和創傷外科主任黃瑞鵬,已經攜手走過27個年頭。同是醫生,又同是科室主任,即使有時在手術室外碰面,也顧不上說話,他們在忙碌的同時,又多了一份責任和擔當。

有時一天做6台手術

最高興的是患者康複

13日,一連做了兩台手術,張敏終于能坐下喘口氣,眼看着到了中午,午飯就在手術室的休息區解決。匆匆吃完,休息不了幾分鐘,下午的手術又要開始了。中午1點半,丈夫黃瑞鵬也換好衣服進來,下午他也要操刀手術。

同是科室主任,張敏和黃瑞鵬在手術室碰面的幾率比較高,帶着口罩、穿着手術服,夫妻倆往往隻交流下眼神,沒有過多的語言,然後各忙各的。“有一次一天内做了6台手術。張敏是婦科主任,相對丈夫的科室來說,手術比較多,一天下來,累得一句話都不想說。家務活都是他做,女兒從小也都是他管。看着丈夫,張敏眼睛裡都是知足和幸福。

1992年入職以來,夫妻倆診療的患者無數,操刀的手術也數不清,但讓黃瑞鵬記憶最深刻的,還是自己首次獨立完成的一台高齡患者手術。入職多年,同事們一起合作完成的手術較多,高齡的患者比較少。而醫療技術發展到今天,90多歲的患者做手術,已經不新鮮。

張敏坦言,醫生是個神聖的職業,看着患者康複,不再遭受病痛折磨,他們打心裡替患者高興。

27年堅持每天查房

想帶妻子旅遊解壓

從同窗到同事,在一家醫院共事近30年,丈夫每天早上雷打不動參與查房,最讓張敏敬佩。休息日時,也是早起先到病房查房,然後再回家,從沒睡過一個懶覺。這麼多年,隻有大年初一早上在家。張敏笑着說。

“查房可以和每位患者面對面交流,掌握他們的病情變化,做診療方案時,心裡更有數。”黃瑞鵬說,年輕時跟着查房可以多學習診療方式、方法,如今自己擔任科室主任,更應該做好表率。

父母每天忙忙碌碌,唯一的女兒曾十分不滿,今天在這家吃飯,明天在那家玩耍,她甚至覺得父母都不愛自己。如今,已經讀研究生的女兒,早就理解了父母的辛苦。去年女兒到甯夏上學時,夫妻倆一起陪同去了學校,順便旅遊放松了一下。

女兒的專業是英語翻譯,夫妻倆有心理準備,畢業後女兒不回家就業的可能性更大。“雖然就這一個女兒,但從沒想過一定要讓她回來。”黃瑞鵬和張敏都很支持女兒的想法。不僅如此,夫妻倆也已經打算好,女兒不在家,兩人有更多的自由支配時間,到時候隻要有時間,黃瑞鵬就會帶着妻子,一起出去旅遊,看祖國大好河山,放松、解壓。

熊齊和黨輝輝——

互相體諒支持,忙碌中尋找幸福

一樣的白大褂,一樣溫和的眼神,在濟醫附院兖州院區,重症監護室主治醫師熊齊和産科主治醫師黨輝輝是一對青年醫生夫妻檔。他們的生活中沒有鮮花、浪漫,而是每天與疾病相伴,與時間賽跑。正因為有另一半的陪伴和理解,工作遇到委屈時,他們相互安慰苦中作樂,成為醫院中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相互支持和包容

就是最浪漫的事

“那天我們倆一起出門來醫院,我上24小時的班,她也是。說起剛剛過去的七夕節,熊齊笑着說,其實我們平時基本不過情人節、紀念日,沒有這個概念,更沒有這個時間。

作為重症監護室的主治醫師,熊齊平時工作很忙,每周兩天24小時值班,夫妻兩人有時三天見不着面也是常有的事。七夕節當日,熊齊忙完已經是晚上7點左右了。擔心妻子手術還沒結束,便特意定了份外賣送到她的科室。繁忙的一天這就算過去了,對他們來說,并沒有多特别。

“雖然我也是醫生,但是剛結婚那會也很不理解,為什麼他會忙到連情人節、我生日這種日子都不記得,有時候還會偷偷生悶氣。”黨輝輝說,而現在,她自己一忙起來會忘記結婚紀念日、自己生日。“大概是因為醫生這個職業比較特殊,隻要患者需要,就得從早忙到晚。”

從熊齊所在三樓重症監護室坐電梯上四樓,就是黨輝輝所在的産科病區。雖然兩人工作區僅隔了一層樓的距離,但因工作忙碌,基本上見不着面。有時即使擦身而過,兩人也忙得連眼神交流的時間都沒有。“工作時,我們不像情侶,更像是普通的同事。”黨輝輝笑着說。理解彼此的忙碌和辛勞,相互支持、彼此包容,是他們能給對方做的“最浪漫的事”。

默契無間、互相慰藉

繁忙工作中很甜蜜

工作中是默契無間的同事,在生活中是互相扶持的愛人,正是兩個人的相互陪伴,讓辛苦繁重的工作也似乎變得輕松起來。

前不久,熊齊收治了一位60多歲的車禍患者,入院時老人脾破裂,多發性骨折。面對高昂的醫藥費,患者家屬打起了退堂鼓隻要患者還有一絲生存的希望,我就不會放棄。為了說服患者家屬,熊齊一連五天不停地打電話給家屬說明患者情況,希望他們能繼續治療。

“醫生是一個良心活兒,我們不能眼睜睜地放棄任何一個患者,在這件事上,我支持他。”黨輝輝說。正是因為丈夫熊齊的堅持,感動了患者家屬,終于同意繼續治療。如今,老人已經平安出院。

除了在病房查房,黨輝輝還會去門診坐診。門診中,有個别患者家屬因為焦急常常會帶着情緒,就會朝醫護人員發脾氣。“有不少家屬在做産檢時,自己覺得沒必要就不願意做某一項檢查,當我們耐心勸說時,就大聲斥責我們胡亂收費。”工作中受到委屈,黨輝輝就會向熊齊“吐槽”。而對于妻子的“吐槽”,熊齊特别理解,這讓他可以更好地安慰妻子。正是因為有熊齊的陪伴和安慰,讓黨輝輝的壓力減輕了許多;愛人的陪伴,也讓熊齊在工作時感受到獨特的幸福和甜蜜。

作為長年奮鬥在崗位第一線的醫務工作者,黨輝輝覺得自己和丈夫的付出不算什麼,唯一比較内疚的是對自己的家人。“醫院裡像我們這樣的‘夫妻檔’還有很多。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就像時鐘上的秒針一樣一刻不停地運轉,不能掉鍊子,要比别人付出更多。”

趙新友和陸士成——

最浪漫的事,和她一起救死扶傷

  因為一個人,愛上一座城。關節外科醫生趙新友和内分泌科醫生陸士成,是濟醫附院兖州院區的一對高層次人才夫妻檔2009年,碩士研究生畢業後,陸士成跟随男友趙新友來到兖州這座陌生的城市,又愛上這座城市。十餘年中,夫妻倆用仁心、用醫術,共同護佑着患者的健康。

三天兩夜見不着面

回家讨論的還是工作

“大爺,回家注意控制飲食,不能吃的不要再吃了。”13日上午,内分泌科護士站旁,看到一位糖尿病患者提着東西往外走,陸士成趕緊囑咐兩句。

此時,丈夫趙新友剛做完手術,換好白大褂,出現在妻子面前。因為接受采訪,夫妻倆有了短暫的相聚。“同在一家醫院上班,他是剛下24小時的班,我剛開始上24小時的班,明天他又該上白班,也就是說,我們倆從昨天早上開始,再見面,得等到明天晚上,三天兩夜。陸士成算了算,可這一算,她不禁驚呼,也有些心酸。

雖然當天早上是下24小時的班,但趙新友并非到點就走。有手術就得做完,沒有的話也得看看病曆。趙新友是關節外科醫生,這兩年科室重點發展微創手術治療,尤其是腔鏡外科手術,對患者創傷小、恢複快,縮短患者住院時間。

醫院為了培養年輕醫生,2013年和2018年,趙新友兩次被派往北京大學第三臨床醫學院進修。進修結束後,他帶回了先進的診療手段。比如,醫院以前隻能進行膝關節手術,現在肩關節和肘關節手術都可以。有位患者,肘關節隻能彎曲90度,吃飯、梳頭都無法做到,經過手術,前幾天來複查,恢複得很好。這種時候,趙新友就非常自豪。

給患者做關節外科手術,尤其是老年患者,需要先治療糖尿病、血糖等,夫妻倆的工作内容有交叉,在家時交流的也比較多。對于選擇醫生職業,夫妻倆都是奔着救死扶傷,而兩人最浪漫的事,也是共同救死扶傷。“鮮花、掌聲都不重要,患者的一句反饋,就足夠了。”陸士成說。

畢業後毅然回鄉

錯時上班照顧孩子

趙新友和陸士成都是碩士研究生,在整個醫院都是學曆比較高的。陸士成上大五時參加社會實踐,認識了在濟南讀研一的趙新友。本科畢業後,陸士成去廣東讀研究生,兩人開始艱辛的異地戀。這一堅持就是三年。

2008年,趙新友臨近畢業時,導師給他介紹了一份在濟南的工作,但和女朋友一商量,兩人一緻決定,回家!一年後,陸士成畢業,也來到了趙新友就業的醫院。大城市不缺人才,我們想着回家,給家鄉人做點力所能及的貢獻。自小體弱多病,趙新友從初中就确定了學醫的決心,幫更多人緩解痛苦。

夫妻倆三天兩頭不見面,或許有人會疑問,為什麼不調成一緻的上班時間?“這也是我們專門調整的,都是為了孩子。”陸士成說,兒子今年7歲,工作忙,夫妻倆陪孩子的時間不富裕。調成不一緻的上班時間後,尤其是周末時,夫妻倆一人周六坐診,一人周日坐診,如此一來,就能保證有一人帶孩子出去玩。

至今,陸士成已經在醫院工作了10年,這名濟南來的媳婦,也成了濟甯人、兖州人。十年裡,她見證了兖州的發展變化,見證了兖州人民醫院到濟醫附院兖州院區的騰飛。未來,她還将繼續與丈夫攜手,共同提升診療技術,提升看病治病能力,護佑這一方鄉親的健康。

醫院概況 | 科室介紹 | 專家介紹 | 人力資源 | 服務指南
© 2013-2019 濟甯醫學院附屬醫院兖州院區 版權所有
地址:濟甯市兖州區建設西路99号 電話:0537-3412259 網址:caifu86078.cn
魯ICP備16028690号

魯公網安備37088202000043号